宜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宜小说 > 大唐:开局把李世民当亲爹 > 第二百九十八章突现李君羡,程处默一点也不惊讶

第二百九十八章突现李君羡,程处默一点也不惊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看看你们现在这熊样,仔细看看你们,一个个的,若是现在有敌军来袭的话,你们若是手中无枪,你们能打的过谁?”
  
  “被陛下寄予厚望的远征军,竟然变成了这般模样?”
  
  “我薛仁贵有罪,罪不可恕,若是陛下拿我薛仁贵问斩,我薛仁贵无怨无悔,因为我没有带好大家,没有管理好将士们。”
  
  “我他娘的就问问你们,你们心里愧疚不?拿着大唐将士最高的俸禄,家中父母儿女,全部被朝廷所眷顾。”
  
  “而你,你,还有你,竟然有一日,连枪都端不起来了,你们还能去征服谁?去保护谁?”
  
  “若是你们战死沙场,那是大唐举国上下的英雄。”
  
  “现在,你们都他娘的,快死在女人的肚皮上了。”
  
  “可耻不?丢人不?”
  
  “………”
  
  现场一片沉寂,众将士齐齐耷拉着脑袋,没人敢抬起头来。
  
  “各将领,带领各自手下将士,回去以后好好反省反省。”
  
  “即日起,大军开始操练,一直到这个寒冬结束为止,不想参加的,现在可以退出,也可以向各自将领,提出退出。”
  
  “我在这里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退出以后,本将军会派人送你们回去,送你们返回大唐。”
  
  “不过,你们所做的一切,本将军也会如实告知你们的家人,呈报给当今圣上。”
  
  “明日这个时候,我薛仁贵,不想看到有任何人打退堂鼓。”
  
  “散会……”
  
  不得不说,薛仁贵这次没有以武服人,而是以理服人的策略,收到了奇效。
  
  一番话,惊醒了诸多将士的心灵。
  
  若是一顿棍棒的话,可能只是让将士们感到肉痛,而,心痛永远比肉痛,更让人感到刺骨。
  
  李世民微笑着看着这一切,越发对薛仁贵赞赏起来。
  
  十日后,所有将士基本全部恢复如初。
  
  李世民看着一个个意气风发,壮如牛犊的士兵。
  
  在训练场上,喊打喊杀,虎虎生风。
  
  我大唐铁骑的铮铮铁骨和热血,重新又回来了。
  
  …………
  
  扬州。
  
  一座美丽的,让人流连忘返的城市。
  
  因为有了大运河,扬州成为了南北交通枢纽。
  
  凭借漕运之利,扬州富甲江南。
  
  成为整个大唐,南方最大的城市。
  
  若是论及富有程度的话,整个大唐除了京城长安外,毫无疑问扬州是最为富有的。
  
  即便是洛阳城和天府之城,也不得不甘拜下风。
  
  后世常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这个时候的苏杭,在扬州面前,不过是跟班小弟而已。
  
  做为大唐南北的交通枢纽,扬州聚集了各国商人。
  
  他们大肆采购各种物资,留下大量的金银财宝。
  
  有了钱的扬州,盖高楼,盖客栈,一座座酒楼临街而立。
  
  最为著名的淮扬菜,便是从这里,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名扬天下的。
  
  有酒楼地方,岂能没有娱乐项目。
  
  紧接着,一座座青楼腾空而起,甚至是娱乐到了运河和淮河之上。
  
  自古江南多美女。
  
  江南女子,不仅仅是美,而且尽皆多才多艺。
  
  扬州青楼的名声,因此而名扬天下。
  
  让京城长安的平康坊,也甘拜下风,自叹不如。
  
  如此人杰地灵,可饮酒,可赏曲之地,岂能少了文人墨客。
  
  于是乎各地文人墨客,纷至沓来,旧唐书记载,天下文士,半集淮扬。
  
  也就是说,天下的文人墨客,有一半以上的,都跑到扬州潇洒来了。
  
  李白当初听闻孟浩然要去扬州,各种嫉妒羡慕的写下。“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杜牧年轻时在扬州为官,他夜夜风流,留恋与青楼之中,最终略带忏悔的写下。
  
  “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杜牧离开扬州的时候,提笔写下。
  
  “娉娉袅袅十三馀,豆蔻梢头二月初,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
  
  这里面的意思,懂得都懂,可见杜牧是多么不舍得扬州,多么不舍得那位青楼里的女子啊。
  
  说完杜牧,不得不提起杜牧的好朋友张祜。
  
  “十里长街市井连,月明桥上看神仙。人生只合扬州死,禅智山光好墓田。”
  
  张祜游玩扬州后,那叫一个深深的留恋此地啊,希望自己能死在扬州,埋葬在禅智寺和山光寺。
  
  程处默,虽然不是烟花三月下扬州,也不知道这些流传千古,脍炙人口的诗句。
  
  可是,程处默知道扬州美啊。
  
  对于扬州之美,程处默以前听得最多的,是酒楼和青楼。
  
  程处默也非常神往啊,不过京城长安和扬州距离甚远,程处默也只是想想而已。
  
  没想到人生第一次前往扬州,竟然身负南水北调之重任。
  
  做为南水北调扬州线的总负责人,程处默可没时间喝花酒,逛青楼。
  
  五年之期,程处默可是立下军令状的。
  
  虽然他和陛下,乃是义结金兰的兄弟,在这种大是大非面前,程处默可不敢马虎。
  
  初到扬州,程处默便一心投入到南水北调工程之中。
  
  吃住也都在工地附近,尽管扬州官吏多次盛情邀请,程处默都给一一推脱。
  
  扬州线不但工匠多,来的官员也多,里面有多少双眼睛盯着自己,程处默心里自然清楚的很。
  
  自己一旦去花天酒地,那些官员若是仿效的话,程处默还真不好处理。
  
  总不能自己吃肉,让底下人喝汤吧。
  
  那就干脆,都别去吃肉。
  
  先把正事干了要紧。
  
  正是因为程处默的以身作则,带动了所有大小官员,都放弃了前往酒楼潇洒,青楼消遣的想法。
  
  扬州线的南水北调工程,进展之顺利,完全超出预期。
  
  这里面,功劳最大的莫过于将士们,和前来支援的百姓们。
  
  这一日,程处默刚刚吃完午膳,正准备美滋滋的喝杯茶。。
  
  突然有亲卫急匆匆来报。
  
  “启禀程尚书,属下发现李君羡的身影。”
  
  程处默闻言,手里的茶杯立即放了下来。
  
  注视着亲卫开口询问道。
  
  “可曾看仔细?”
  
  “回尚书的话,属下以前乃是百骑司暗探,绝对不会看走眼的。确认无疑,是李君羡无误。”
  
  程处默闻言点点头,继续开口询问道。
  
  “在何处发现李君羡?此人正在干嘛?”
  
  “回尚书的话,在支援南水北调工程的百姓之中发现的,当时他正在推运沙土。”
  
  “属下还注意到,他蒙住了半张脸,想来是怕被属下等人发现。”
  
  程处默闻言点点头,说道。
  
  “好了,此事我知道了,告诉分饭的士兵,多照顾一下李君羡,抽个时间,我去看看他去。”
  
  亲卫恭敬的施礼领命而去。
  
  程处默赶紧手书一封,然后飞鸽传书到京城长安。
  
  看着信鸽展翅翱翔,程处默仰天摇摇头。
  
  陛下真乃神人也。
  
  连李君羡可能会出现,都猜测到了。
  
  既然发现了李君羡,程处默只能据实相告。
  
  太极宫。
  
  御书房里,李根正在对着地球仪发呆。
  
  现在也不知父皇,薛仁贵,王玄策和席君买,带领将士们,打到哪里了。
  
  前些日子,收到东海岸飞鸽传书,送来的是李泰的亲笔信,征北大军已经出征了,带队的竟然是父皇。
  
  眼下北大陆正是寒冬季节,不利于我军作战啊。
  
  李根之所以如此心急,拿下北大陆,一是为了系统的奖励,二是为了长久之计。
  
  南北大陆,尽皆归大唐所有,方才能无后顾之忧。
  
  “陛下,程尚书从扬州飞鸽传书。”
  
  内侍总管李德禄的话,让李根从沉思中回转过来。
  
  处默飞鸽传书,想必是南水北调工程的事情。
  
  看完程处默的手书后,李根嘴角上扬,弯起一抹弧度。
  
  李君羡。
  
  竟然是李君羡现身扬州。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