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宜小说 > 大唐:开局把李世民当亲爹 > 第一百八十七章长安无太子……

第一百八十七章长安无太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一百八十七章长安无太子……
  
  王玄策将陛下的信件,交到秦王手中。
  
  席君买则将皇后娘娘准备的贺礼,尽数献上。
  
  母后给几位公主,准备贺礼,李根一点也不奇怪。没想到还给柴令武和武曌准备了贺礼。
  
  从王玄策和席君买二人口中得知,他俩是被百骑司暗探,大统领李君羡连夜追上。
  
  而后足足等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那称心方才被两位百骑司暗探带到。
  
  李君羡言称,此人是皇宫所不容之人,奉陛下口谕带去轮台城,任由秦王殿下处置。
  
  李根闻言点点头,他自然知道,自己的父皇,绝对没有这么好的心肠。
  
  否则,怎么可能是李君羡连夜追赶王玄策和席君买,两名百骑司暗探押送称心交给王玄策和席君买呢!
  
  既然惊动了百骑司,毫无疑问这是准备处死称心的,而历史上的称心,也确实是被处死了。
  
  他之所以能活下来,肯定是母后求情的结果。
  
  称心啊称心,说起来,虽然母后是你的救命恩人,可是,本王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啊。
  
  若不是本王,让母后的气疾有所好转,你小子根本就没有活的可能。
  
  “你俩随便找一身干爽的衣服,给称心换上。”
  
  王玄策和席君买,身材和称心差不多。
  
  称心沐浴完毕,换好衣服,从淋浴室走了出来。
  
  那模样,让秦王妃,红袖和添香都感到嫉妒。
  
  世间,怎么会有如此漂亮的男子?
  
  还是此人乃是女扮男装?
  
  不过看到平坦的胸部以后,秦王妃和红袖,添香,齐齐松了一口气。
  
  此人若真是女子,她们还真是压力山大啊!
  
  秦王府的饭菜,是称心这辈子吃过的,最美味可口的饭菜。
  
  吃着吃着,那种幸福的味道,让称心的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
  
  天堂啊,这里才是真正的天堂。
  
  果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能有这样的日子,称心决定好好服侍秦王殿下,献上自己的所有也心甘情愿。
  
  “你们退下吧,本王和称心单独聊聊……”
  
  看到称心放下碗筷,李根开口说道。
  
  果然,和称心想象的一样。
  
  秦王殿下这么快让所有人退下,接下来的一幕,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该干啥了。
  
  看到秦王起身将门关好,称心的心,砰砰砰直跳起来。
  
  来吧,来吧,来吧!
  
  反正自己已经准备好了!
  
  “称心,以后好好的开始新的生活吧。”
  
  “你还年轻,现在开始努力,一切都还来得及。”
  
  “本王知道,你在曲艺一道颇有造诣。”
  
  “若是你愿意的话,稍后本王让玄策和君买,带你去学院。”
  
  “学院里的孩子们,刚好缺少一位曲艺老师,而且学院还组建了文艺团,你的才华,在这里将会得到最好的施展和发挥……”
  
  “学院里有宿舍,有食堂,本王可以保证,让你以后衣食无忧……”
  
  称心,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原来是自己错想了秦王殿下。
  
  晶莹的眼泪,从称心眼中滚落下来。
  
  终于,终于有人,将他当人看了。
  
  而,这个人,竟然是看似高不可攀的秦王殿下。
  
  “殿下……”
  
  “殿下,请受称心一拜!”
  
  泪流满面的称心,噗通一声,便跪倒在地。
  
  “快快起来,快快起来……”
  
  “人活一世,要有理想,有志向,要有所,为有所不为……”
  
  “这里没人知道你的过往,从现在起,微笑着面对生活,微笑着面对未来。”
  
  “只要你肯努力,好好在学院指导孩子们曲艺一道,你会发现,生活处处充满了乐趣。”
  
  “未来,你也是一位桃李满天下的大师,本王也不会亏待,每一位有才艺之人……”
  
  李根的话,让称心很难相信这是真的。
  
  可是,秦王殿下就在自己面前,每一字,每一句,无不敲打着称心的心扉。
  
  “称心,多谢秦王殿下大恩,殿下再造之恩,称心永生不忘……”
  
  “好了,擦干眼泪,本王派人送你去学院。”
  
  王玄策驾驶马车,将称心送去轮台城的状元学院。
  
  按照秦王殿下的指示,将称心带到魏叔玉,程处亮和柴令武等人面前。
  
  听闻是师长让此人,来教导学生们的曲艺,魏叔玉等人,自然非常热情的表示欢迎。
  
  为称心安排好住处以后,便带领他和孩子们去见面。
  
  面容俊美的称心,自然非常受孩子们的欢迎。
  
  此时此刻,李根则在仔细的观看父皇的信件。
  
  看完信件以后,李根带上秦王妃,大步往房府而去。
  
  “大哥,大嫂……”
  
  刚出月子里的长乐,明显胖了许多。
  
  “小新月,舅舅和舅母又来看你了……”
  
  襁褓里的小家伙,瞪大一双乌黑明亮的眼睛。
  
  “舅舅的小新月,来给舅舅抱抱……”
  
  李根抱着襁褓里的小新月,一边摇晃着,一边嘴里哼着外婆的澎湖湾,神奇的是,这小家伙,竟然很快便睡着了。
  
  李根仔细的将小家伙放进,他特制的摇篮里,这样的摇篮,现在不仅仅是自家的长安有。
  
  整个都督府两旁的各府邸里,全部都有。
  
  “长乐,这是父皇和母后,给小新月准备的长命锁。”
  
  秦王妃,将长命锁塞进长乐手中。
  
  长乐接过长命锁,眼睛瞬间便红了起来。
  
  “父皇,母后……”
  
  “长乐如今也做了母亲,方知当年父皇和母后的辛苦……”
  
  李根闻言,也是眼睛泛红。
  
  人啊,只有在成为父母以后,才能真正体会到,父母的不容易。
  
  抚养拉扯大一个孩子,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长乐,大哥知道你想父皇和母后了,父皇和母后也想念你。”
  
  “玄策和君买,今日刚刚返回轮台城,他俩带来了父皇的书信,想让孩子出世,满月以后,你和遗爱带着孩子回长安城……”
  
  李根将书信取出来,直接递给了长乐。
  
  长乐看完父皇的亲笔信,眼泪奔涌而出。
  
  “长乐,回去吧。大哥不在父皇和母后身边,你回去替大哥尽尽孝心……”
  
  “父皇和母后的身体,也是越来越差,需要有人陪伴和照顾,再说了一直以来,长乐都是父皇和母后的心头肉。”
  
  “父皇和母后,看到小新月以后,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长乐闻言,含泪点点头答应下来。
  
  当晚,李根将房遗爱叫到都督府,二人相对而坐,彻夜长谈。
  
  谈话的内容,自然只有二人知道。
  
  李根郑重其事的叮嘱房遗爱,不可对长乐透露半句。
  
  房遗爱郑重的点点头,一口答应了下来。
  
  三日后,房遗爱携长乐公主,离开轮台城。
  
  李根携秦王妃,连同吉祥和茹怡,以及李渊,一起为他们送行。
  
  几辆马车上,装满了各种各样的物资。
  
  “长乐,此信交给父皇和母后。”
  
  “务必,叮嘱父皇和母后,一定要保重龙体和凤体。”
  
  “嗯……”
  
  长乐使劲点点头,眼泪在眼眶里不停的打转。
  
  终于还是要离开轮台城了,长乐心中有万般无奈和不舍。
  
  “姑母,吉祥和茹怡,会想念姑母的……”
  
  四个小家伙,齐齐给姑母施礼。
  
  “姑母,也会想念你们的……”
  
  房遗爱将长乐搀扶上马车,马车缓缓而行。
  
  长乐再回首时,早已经泪流满面。
  
  李根微笑着挥挥手,其实心里也是非常伤感。
  
  ………
  
  一只信鸽落在魏府,魏征赶紧取下,绑在信鸽腿部的信件。
  
  仔细的打开一看,魏征眼睛瞪的溜圆。
  
  他眉头紧皱,苦苦思索,差点把脑袋想破,也想不到秦王要帮太子的理由。
  
  从龙之路上,本就是你死我活的,残酷又无情的争斗。
  
  太子身患足疾,秦王不但不喜,反而要出手相助。
  
  良久以后,魏征无奈的叹了口气。
  
  坐上马车,直奔房府而去。
  
  房相见是魏征前来,知道秦王殿下又有消息传来,于是让管家去杜府请杜相。
  
  三人坐在书房里面,魏征开口说道。
  
  “遗爱和长乐公主,已经带着孩子,在返回长安城的路上了。”
  
  “男孩还是女孩?”
  
  房玄龄激动的难掩喜悦之色。
  
  “是位女孩,取名新月……”
  
  “女孩好,女孩好啊,女孩安静,听话又懂事……”
  
  房相心里终有千般苦,也得说好啊。
  
  反正还有的是机会,二人如此年轻,还能生不出男娃来。
  
  “新月,新月……这名字好啊,有新意有意境,长大后绝对是一位貌美如花,宛如璀璨的新月般,傲视群星……”
  
  “恭喜,恭喜……”
  
  杜相和魏征,纷纷开口道贺。
  
  接下来,魏征的话,让书房里面瞬间安静了下来。
  
  “玄龄,克明。秦王殿下意欲为太子医治足疾……”
  
  “哦……”
  
  “哦……”
  
  房相杜相齐齐眼睛瞪的溜圆,书房里面,三人相对无言,开启了大眼瞪小眼模式。
  
  从龙之路上的,强劲对手。
  
  按理说应该巴不得对方出现意外,秦王殿下,为何还要出手相助对手?
  
  房相和杜相,也被秦王这招给整蒙圈了。
  
  房相和杜相,自然相信,秦王殿下有治好太子殿下的能力。
  
  因为杜相的性命,就是秦王殿下,硬生生从鬼门关给拉回来的。
  
  还有程咬金的夫人孙氏,也是秦王殿下从鬼门关给拉回来的。
  
  只要秦王殿下出手,太子殿下肯定能恢复如初。
  
  可是,这样真的好吗?
  
  对他的从龙之路,有好处吗?
  
  没有啊,肯定没有啊!
  
  稍微有点智商和头脑的,也不会认为,这是一个明智之举。
  
  可是,秦王殿下乃是智商拉满之人,他意欲如此行事,不会是脑袋一热,一拍脑门便决定了。
  
  房相和杜相,眉头紧皱,开始苦苦思索起来。
  
  “玄成,既然是秦王殿下的意思,玄龄以为,定是有秦王殿下的道理,或许殿下再走另一条路,一条从龙之路上,无人有过的路……”
  
  房玄龄的话,让杜相和魏征点点头。
  
  眼下也只能如此的理解了。
  
  三个月,房遗爱和长乐公主的车队抵达长安城外。
  
  这一日,初冬的第一场雪,纷纷洒洒。
  
  眼看长安城在望,长乐欣喜的手持千里眼,仔细的瞭望起来。
  
  一别多年,说不想念长安城,那是不可能的。
  
  毕竟这里是长乐长大的地方。
  
  刚下早朝的李世民陪长孙皇后,在御花园赏雪。
  
  没办法,这个季节,已经没有花朵可赏,赏赏雪,也是一种不错的放松心情的方法。
  
  太子成了坡脚走路,这让李世民和长孙皇后,都感到非常忧伤和可惜。
  
  以至于,长孙皇后最近明显消瘦了许多。
  
  李君羡突然快步而来。
  
  “陛下,皇后娘娘。公主殿下和房将军的车队,来到了长安城外……”
  
  “二郎,咱们的长乐回来,咱们的长乐她回来了……”
  
  长孙皇后欣喜的眼泪奔涌而出。
  
  李世民同样激动的眼睛泛红。
  
  “君羡,快,快准备天子座驾,朕和皇后,要去迎接朕的嫡长公主。”
  
  李君羡恭敬的领命而去,很快驾驶天子座驾前来。
  
  李世民挽住长孙皇后的胳膊,二人坐上天子座驾,李君羡驾驶天子座驾,直奔朱雀门而去。
  
  出朱雀门右拐,天子座驾一路往西。
  
  出金光门,便一路西北而上。
  
  “夫君,夫君,那是天子座驾,父皇和母后,来接我们了……”
  
  长乐放下千里眼,激动的热泪盈眶。
  
  房遗爱微笑着握紧了长乐公主的手。
  
  果然如秦王殿下所言,接近长安城,百骑司的暗探无处不在啊。
  
  想要悄无声息的进入长安城,根本是不可能的。
  
  天子座驾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长乐从马车上下来。
  
  快步往天子座驾而去。
  
  李世民和长孙皇后,也激动的走下了天子座驾。
  
  “儿臣,给父皇和母后请安!”
  
  “儿臣不孝,让父皇和母后牵挂了……”
  
  长乐噗通一声,跪倒在雪地上,晶莹的泪花挂满脸颊。
  
  “长乐,母后的好公主啊……”
  
  长孙皇后快步走到长乐面前,扶起自己的嫡长公主,仔细的端详一番,一把抱在怀里。
  
  “母后,您瘦了,是儿臣不孝,让母后挂心了……”
  
  “长乐,母后好想你啊……”
  
  “母后,儿臣也好想您,自从儿臣做了母亲以后,更能体会母后为了儿臣,所付出的诸多辛苦……”
  
  “母后,儿臣不孝,儿臣实在是不孝啊,这一走就是三年多……让父皇和母后为儿臣担心了……”
  
  母女二人拥抱着喜极而泣,此情此景,李世民也忍不住泪如雨下。
  
  “父皇,儿臣不孝,让父皇为儿臣担心了……”
  
  离开母后的怀抱,长乐走到父皇身边,呜咽着开口说道。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让父皇看看,父皇的小外孙……”
  
  房遗爱趁长乐去抱小新月的机会,赶紧给岳父大人和岳母大人行礼。
  
  李世民和长孙皇后都满意的点点头。
  
  长乐明显比离开长安城的时候,胖了许多。
  
  李世民和长孙皇后,自然把这功劳算在房遗爱身上。
  
  “小新月,来,皇外祖父和皇外祖母来看小新月喽……”
  
  “咿咿呀呀……咿咿呀呀……”
  
  小新月,瞪着一双乌黑明亮的大眼睛,欢喜的看着李世民和长孙皇后,一双小腿也使劲的蹬跶着。
  
  爱了,爱了!
  
  如此可人的小人儿,怎么不让人疼爱。
  
  李世民和长孙皇后的心,当场都快化了。
  
  这个小新月,像极了长乐小的时候,简直是一般无二。
  
  让李世民和长孙皇后,瞬间回想起,长乐小时候的快乐时光。
  
  “来,给母后抱抱小新月。”
  
  长乐闻言,将怀里的小新月,递到母后怀里。
  
  “咿咿呀呀,咿咿呀呀……”
  
  小家伙一双大眼睛看着长孙皇后,竟然咧嘴笑了。
  
  “二郎,您看看,新月在笑,她在笑,和咱们长乐小时候笑的一样甜,一样可爱……”
  
  李世民早就迫不及待的,也想抱抱这个外孙女了。
  
  从长孙皇后怀里接过小新月,嘿,这小人儿,竟然也对着李世民咧嘴笑了起来。
  
  一双小腿,更是蹬跶的非常欢实。
  
  龙颜大悦的李世民,当场就做了一个打破礼制的决定。
  
  “今日瑞雪普降,朕和皇后,迎来了长乐公主和可人的小新月。”
  
  “传朕旨意,封房新月,为雪怡郡主……”
  
  长孙皇后闻言明显一愣,不过,很快便喜笑颜开起来。
  
  “儿臣……”
  
  “小婿……”
  
  “多谢父皇封赏!”
  
  “多谢岳父大人封赏!”
  
  长乐公主和房遗爱,自然替新月施礼谢封。
  
  公主的女儿,破格册封郡主,古未有之。
  
  李世民对长乐公主的疼爱,由此可见一斑。
  
  口谕一出,李世民可以想象,明日早朝的时候,自己的铁亲家魏征,绝对会梗着脖子,大肆指责自己不守礼制。
  
  小新月此时却笑的更加香甜起来,让李世民龙颜大悦的,直接怀抱小新月登上天子座驾。
  
  “摆驾回宫,通知御膳房,大摆筵席,朕和皇后要为公主和郡主接风洗尘。”
  
  “通知太子,魏王,房相和房夫人,前来立政殿!”
  
  天子座驾驶入皇宫,太子李承乾,魏王李泰,晋王李治,晋阳公主李明达,齐聚立政殿外。
  
  房玄龄和夫人,自然也在殿外等候。
  
  “太子哥哥,青雀哥哥,稚奴,小兕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