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宜小说 > 大唐:开局把李世民当亲爹 > 第一百七十四章王冠加冕之日,满血复活之时

第一百七十四章王冠加冕之日,满血复活之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世民和长孙皇后,看着魏芬芳越来越娇羞的模样,二人相视一笑。
  
  “好,难得你用情至深,也得亏皇后慧眼识珠,竟然发现了躲在角落里的你,给朕说说,既然你如此爱慕秦王,如此大好的机会,为何不像她人一样,在皇后面前多多表现呢?”
  
  “回陛下的话,芬芳不喜争强好胜,也不喜行抛头露面之事,芬芳以为,陛下和皇后娘娘为秦王选妃,端庄,得体,稳重,应该是最基本的要求……”
  
  李世民满意的点点头,说道。
  
  “不错,你很实诚,也很聪慧。”
  
  “好好照顾秦王,他这些年吃了不少苦。”
  
  “明日一早,陪他一起将生母的坟墓迁到皇陵。过后,朕和皇后,再为你们补办盛大的婚礼……”
  
  李世民话音落地,魏芬芳直接行了一个大礼。
  
  “儿媳,谨遵父皇和母后口谕……”
  
  “好,好,好……来人,送秦王妃去秦王府……”
  
  长孙皇后亲手扶起魏芬芳,李世民龙颜大悦的开口吩咐道。
  
  李根坐在秦王府的客厅里,茶壶里的热水已经是第三泡了,李根依然甘之若饴。
  
  其实心里想的,却是今晚秦王妃之事。
  
  算算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
  
  宵禁的鼓声响起。
  
  五年多,未曾听过晨钟暮鼓了,这声音让李根微笑着站起身来。
  
  因为他隐约听到了,马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殿下,殿下,陛下和皇后娘娘,派人将秦王妃送来了……”
  
  春梅和春兰,步履匆匆的走到了门口,开口说道。
  
  “你们两个,看这架势,比本王还要高兴……”
  
  “本王有些乏了,先去休息去了……”
  
  李根故意打个哈欠,转身往房间里走去。
  
  若是秦王妃真是魏芬芳,依照她的脾性,肯定会直接而入的。
  
  若不是的话,是谁都不重要了,先晾她一晚上再说。
  
  魏芬芳,从秦王府门前下车,内侍总管李德禄,亲自前来。
  
  “李总管,秦王殿下刚刚休息了……”
  
  听了春梅和春兰的话,李德禄微笑着开口说道。
  
  “既然如此,就不叨扰秦王殿下休息了,这是陛下和皇后娘娘亲选的秦王妃……”
  
  “奴婢参见王妃娘娘!”
  
  众丫鬟赶紧施礼参拜。
  
  “娘娘,王爷刚刚歇息了……”
  
  现在有了娘娘,一干丫鬟,自然开始改口称殿下为王爷。
  
  “你们各自忙去吧……”
  
  魏芬芳,微笑着往房间里走去。
  
  多少年了,今日终于算是梦想成真,得偿所愿。
  
  自己的白马王子,竟然在这大喜之日呼呼大睡。
  
  岂有此理,简直是岂有此理!
  
  今日不战他个,七八十个回合,决不罢休!
  
  今日得偿所愿,其实也有大半都是秦王的功劳,若不是他的提醒,结果还真难以预料。
  
  他不会以为,今晚秦王妃的最终人选,有可能不是她吧?
  
  所以才故意晾晾,新来的王妃?
  
  魏芬芳乃是聪慧过人之人,还未走到房间门口,心里已经猜测个八九不离十。
  
  房间里烛火通明,魏芬芳迈着轻盈的脚步,径直走到了床榻前。
  
  李根闭上眼睛装睡,心里想着,这是谁家的女子?竟然这般直接就冲了进来。
  
  看来,今晚晾不成了,干脆假装打呼噜吧,既然做了秦王妃,最起码也得,先接受接受本王的考验。
  
  于是,李根鼾声如雷,本不打呼噜的李根,假装起来,气势惊人,属实把魏芬芳给吓了一跳。
  
  不过,转眼魏芬芳便抿嘴了笑了起来。
  
  “王爷,何必自己欺骗自己呢?臣妾可是听书玉言称,他的院长,是从来不曾打鼾的……”
  
  李根闻言,瞬间睁开眼睛,直接坐了起来。
  
  眼前的美人儿,正是在朱雀大道上遇到的气质美女。
  
  李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若是被父皇和母后知道,自己提前见过魏芬芳,而且授意她如何去做的话,这事情,可就有些难以解释了。
  
  魏芬芳见状,赶紧往窗口走去,窗台上的窗户是开着的,甚是不隔音。
  
  魏芬芳稍微垫起来脚尖,将窗户关上,月光下,竟然真的依稀有一道人影。
  
  “王爷,外面好像真的有人在偷听……”
  
  魏芬芳,直接爬到了床榻上,在李根耳边吐气如兰。
  
  “没事,只要不让她们知道,咱俩在朱雀大道相遇过就可以了……”
  
  李根侧过身子,二人几乎脸对着脸。
  
  “王爷,那妾身服侍王爷更衣……”
  
  说完,魏芬芳便下手了……
  
  李根有点懵圈,这种事情,不应该都是男人主动吗?
  
  什么时候,自己这么被动了?
  
  不行,自己可是堂堂的秦王,岂能屈人之下……
  
  咳咳……此处省略,大约十万字……
  
  太极宫,御书房里。
  
  李世民正在仔细听取李君羡的汇报。
  
  李世民离开这半年多的时间,长安城和皇宫发生的诸多事情,李君羡尽皆全部掌握的一清二楚。
  
  说到今科科举的事情,李世民眼睛瞬间寒光一闪而过。
  
  “陛下,今科科举进士上榜考生,尽数是太子殿下的人……”
  
  李世民闻言,蹭的一下站起身来。
  
  他知道没有十足的证据,李君羡绝对不会诬陷太子。
  
  “谁为太子出的主意?又是谁联络的那些考生?”
  
  “回陛下的话,长孙尚书出的主意,侯将军也在场,出面的是太子侍读……”
  
  “房相杜相他们,难道看不出一丝端倪吧?”
  
  李世民颇为疑惑的开口询问道。
  
  按理说,能一下子将整个进士榜都笼络过来,不可能没有一点风声的。
  
  “回陛下的话,科举的时候,房相杜相,为了保证能录取真正的有才华之人,他们和魏征,马周等人,全部去审阅考卷了……”
  
  “今科进士榜,也是他们几人确定下来的。”
  
  “哦……”
  
  李世民没有想到,房相他们的一片忠心,却是为太子做了嫁衣。
  
  “承乾,这是准备往朝堂之上,安排好他的人了……”
  
  “唉,何必如此心急?父皇现在还很年轻啊……”
  
  “罢了,罢了,太子也不小了,培养自己的势力,也是情有可原……”
  
  李世民坐下来,示意李君羡继续往下说。
  
  “陛下,您和皇后离开以后,太子殿下和五姓七望走的很近,还专门见了几位族老,具体商议什么,属下暂未打探清楚……”
  
  笼络科举考生,李世民可以容忍,可是,笼络世家望族,李世民龙颜大怒。
  
  这些年,为了压制五姓七望的势力,李世民在李根的帮助下,可谓是完全掌握了主动权。
  
  朝堂之上,五姓七望的势力,已经从以前的七成以上,锐减之十不足一。
  
  下一步,李世民直接就准备,彻底清空世家在朝堂的所有势力了。
  
  眼下倒好,太子竟然跟着自己唱反调,主动示好世家望族。
  
  承乾啊承乾,父皇的嫡长子,你可真是让父皇操碎了心啊……
  
  没事,再大的烂摊子,老子给他收拾。
  
  李世民深吸一口气,努力劝慰自己,不要生气。
  
  “陛下,房相杜相等人,确定的科举进士名单本无问题,问题是名单上的人,都非本人了……”
  
  “你说什么?”
  
  刚刚坐下的李世民,又一次弹地而起。
  
  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李君羡,无边的怒气从李世民身上爆发出来,让李君羡都感到后背发凉。
  
  “陛下,原本上榜的考生,得到一笔钱财后,便离开了长安城,他们或多或少的受到恐吓……顶替他们的,正是世家望族的子弟……”
  
  “岂有此理,简直是岂有此理……徇私舞弊,目无王法……气煞朕也,气煞朕也……”
  
  李世民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同样都是自己的儿子,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一个一心为自己打造一个盛世大唐!
  
  另一个,则在,使劲的在后面拆台,拖后腿!
  
  李世民怒了,勃然大怒的怒!
  
  若是此事,自己再视而不见的话,太子只会越来越有恃无恐。
  
  徇私舞弊,已经严重触碰了李世民的底线。
  
  “君羡,派人找到这些人,告诉他们,今秋,朕会再次举行科举考试,让他们尽数前来参加科举考试,若是再有人胆敢恐吓他们,朕,绝不姑息迁就!”
  
  “陛下,那这些人,该如何处置?”
  
  “哼,依靠徇私舞弊,想要混入朝堂之上,简直是痴心妄想,朕,自然有好差事交给他们……”
  
  又问了李君羡一些事情后,李世民开口询问道。
  
  “今日,都有何人前去拜访秦王?”
  
  “回陛下的话,今日并无任何一位官员,前去拜访秦王殿下!”
  
  “哦……真的无一人前去拜访他?”
  
  李世民颇为惊讶的,开口追问道。
  
  “回陛下的话,秦王殿下,回到庄园后,先在贵妃坟墓前,跪拜了半个时辰左右,然后便沐浴更衣歇息了,一直到殿下策马前来皇宫,并无一人前去拜访秦王殿下!”
  
  “属下送秦王殿下到秦王府以后,也并无一人前去拜访!”
  
  李世民长出一口气,点点头,开口说道。
  
  “好,很好,他们这是担心,给秦王扣上一个私结党羽的罪名啊。”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此时李世民将自己两个儿子,太子和秦王,互相比较一下,高低立判。
  
  “君羡,这些日子辛苦你了,下去好生休息吧。朕也乏了……”
  
  “属下告退……”
  
  目送李君羡离开御书房,李世民起身往外面走去。
  
  此时一轮明月高挂,李世民却无心欣赏,这美丽的夜色。
  
  “唉……”
  
  李世民叹了一口气,径直往甘露殿而去。
  
  ………
  
  秦王妃,天未亮,便醒了过来。
  
  确切的说,她根本就是一夜未眠。
  
  至今某处,仍然有火辣辣的疼痛感……
  
  春梅和春兰,服侍秦王妃梳洗打扮一番。
  
  李根也揉揉腰和大腿,从床榻上坐了起来。
  
  腰酸背痛腿抽筋,真是要老命了。
  
  不过,想想一夜疯狂,还是很让人回味悠长的。
  
  “王爷,赶紧洗漱吧,咱们早点进宫,今日里事情可多着呢,先去给父皇和母后磕头,然后,父皇还要给你戴上王爷冠冕……”
  
  “最要紧的还有母亲的事情……”
  
  听到魏芬芳的话,李根微笑着点点头。
  
  有了这样的王妃,自己以后可以少操许多心。
  
  魏征,今日也起的非常早。
  
  昨晚宫中传来消息,长女被选中为秦王妃,魏征心里那叫一个高兴啊!
  
  魏征一生佩服的人寥寥无几,秦王则是他最为敬佩的一位。
  
  从科举考试的考场,亲眼目睹,李根写下,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四句为官之道以后,魏征便目睹了一位少年的强势崛起之路。
  
  抛开他是一位皇子的身份不谈,即便是一位普通人家的孩子,这些年他所立下的不世之功,足以配得上大唐所有人为之躬身致谢。
  
  书玉,现在已经是正四品的将军,芬芳如今成为秦王妃,而魏征摇身一变,也和当今圣上,成为了亲家。
  
  造化弄人,真是造化弄人啊!
  
  五年前,魏征曾经在显德殿,指着李世民的鼻子,破口大骂,昏君,昏君,千古第一昏君,甚至是不惜性命。
  
  那时候,魏征真是心疼大皇子,去西域那片不毛之地啊。
  
  昨日听闻书玉所言,魏征真是惊讶的眉毛胡子一起跳。
  
  短短几年时间里,将一片荒芜之地,打造成人间仙境。
  
  短短几年时间里,不但尽歼来犯之敌,而且将吐谷浑纳入大唐版图,波斯王国和大食帝国,也成为了大唐的附属国。
  
  这简直是神一般的战绩!
  
  晨钟响起,魏征精神抖擞的离开了魏府。
  
  一刻钟后,便抵达皇宫门口。
  
  “魏中丞……”
  
  “魏中丞……”
  
  好家伙,平日里也就状元学院出身的,那帮青年才俊,热情的跟魏征打招呼。
  
  今时不同往日啊,一帮老家伙,也纷纷笑脸相迎。
  
  这让举世闻名的杠子头魏征,不得不一一微笑着点头示意。
  
  身份不同了,魏征的心性,也有了很大的改变。
  
  一辆豪华的马车,奔驰而来。
  
  一干老臣一眼便认出,这马车,乃是当年陛下还是秦王时,乘坐的马车,毫无疑问,这是新任秦王殿下来了。
  
  李根率先下车,然后将行动略有不便的王妃,搀扶下来,那份仔细的模样,让魏征心里倍感温暖。
  
  “臣等,参见秦王殿下,参见秦王妃……”
  
  皇宫门口,群臣纷纷施礼参拜。
  
  “岳父大人,快快免礼!”
  
  李根快走几步,走到魏征面前。
  
  “小婿,见过岳父大人。”
  
  魏征微笑着点点头。
  
  “殿下,外人面前,以后切莫如此行礼,有失殿下身份。”
  
  魏征低声耳语道。
  
  皇宫大门徐徐打开,百官纷纷让开一条道路。
  
  李根搀扶着自己的王妃,微笑着登上马车。
  
  马车直奔皇宫而去。
  
  立政殿里,长孙皇后已经梳洗完毕,李世民也精神抖擞的,大踏步而来。
  
  今日,李根肯定会带上秦王妃,来立政殿,请安叩拜的。
  
  “陛下,秦王殿下的王服和冠冕,都连夜赶制出来了。”
  
  “好,放在这里吧!”
  
  李世民微笑着点点头。
  
  “陛下,皇后娘娘。秦王殿下和秦王妃来了……”
  
  “嗯,让他们进来…”
  
  李世民微笑着点点头。
  
  “儿臣,给父皇和母后请安。”
  
  李世民和长孙皇后正襟危坐。
  
  接受李根和秦王妃的跪拜大礼。
  
  每一位大婚的皇子,新婚之夜过后,都会带自己的王妃,来立政殿行跪拜大礼。
  
  不过,李根的大婚,则要几日后,再另行补办。
  
  “好孩子,都起来吧……”
  
  待李根和秦王妃行礼完毕,长孙皇后亲手将二人搀扶起来。
  
  “根儿,去换上王服,父皇带你去显德殿,亲自为你戴上王冠……”
  
  “你生母的事情,父皇已经安排好了,稍候你们二人,直接去庄园即可……”
  
  李根施礼谢恩,在自己王妃的帮助下,很快换上了王服。
  
  一身王服的李根,瞬间让李世民和长孙皇后,眼前一亮。
  
  “好,真不愧是朕的秦王,有父皇当年之风采……”
  
  李世民龙颜大悦的,带着李根直奔显德殿而去。
  
  秦王妃则留在立政殿,与长孙皇后叙话。
  
  “臣等,参见陛下,参见秦王殿下。”
  
  “众卿平身……”
  
  “众卿,朕的秦王昨日回宫,昨晚朕和皇后亲自为他挑选出了秦王妃,乃是玄成府上的长女,朕心甚慰,朕心甚慰啊……”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恭喜秦王,贺喜秦王!”
  
  百官纷纷施礼道贺。
  
  “众卿,昨日朕言称,因为事情紧急,所以特事特办,秦王和秦王妃的大婚之礼,朕和皇后会另行补办的……”
  
  “来人,将秦王冠冕呈上,朕,要亲手将冠冕为秦王戴上……”
  
  内侍总管李德禄,手捧王冠,仔细的递到了李世民面前。
  
  李根则恭敬的跪拜在地,接受来自于父皇的,王冠加冕!
  
  李世民手持王冠,郑重的为李根戴在头顶上。
  
  呼!
  
  突然间,李根脑海里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
  
  这声音,已经足足沉寂了整整十二年了。
  
  十二年了啊?李根都以为这狗日的系统,已经死翘翘了。
  
  没想到它竟然在自己王冠加冕之日,竟然特喵的满血复活了。
  
  满朝文武的恭贺声,让李根微笑着站起身来。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