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宜小说 > 大唐:开局把李世民当亲爹 > 第一百七十三章几人欢喜?几人忧?唐律之变……

第一百七十三章几人欢喜?几人忧?唐律之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一百七十三章几人欢喜?几人忧?唐律之变……
  
  李君羡驾驶天子座驾,直奔长安城而去。
  
  太子李承乾,闻听父皇和母后返回长安城,立即率领文武百官齐聚朱雀门前。
  
  监国半年有余的李承乾,感觉时间过的有点太快了些。
  
  自己在龙椅之上,还没坐过瘾呢,父皇和母后竟然回来了。
  
  而且,最要紧的是,竟然还真把那位秦王也给接回来了。
  
  秦王?
  
  这可是父皇当年的封号,何等的尊贵和荣耀!
  
  如今,竟然封给了一位连庶出都比不上的皇子。
  
  这让李承乾压力山大的同时,常常夜不能寐!
  
  秦王,意味着什么,已经十九岁的李承乾,他太清楚了。
  
  意味着,很有可能,也随时有机会,夺走他的太子之位。
  
  这半年里,李承乾也开始培植自己的势力。
  
  现在若是还不未雨绸缪的话,到时候,真的就会悔之晚矣。
  
  未来的从龙道路上,李承乾知道,必定会充满荆棘和坎坷。
  
  自己若是再不听舅舅长孙无忌的筹划的话,形势只会越来越不利。
  
  天子座驾,抵达朱雀门前。
  
  一路上,李君羡简要的向李世民汇报了,半年来长安城和皇宫里发生的重要事件。
  
  李世民看到承乾已经率领文武百官,在朱雀门前等待,和长孙皇后走下天子座驾。
  
  李根见状,也翻身下马。
  
  “儿臣,恭迎父皇和母后回宫……”
  
  李承乾恭敬的施礼叩拜!
  
  “臣等,恭迎陛下和皇后娘娘回宫……”
  
  文武百官,齐齐躬身施礼,叩拜迎接陛下和皇后娘娘。
  
  李世民龙颜大悦的点点头,逐一从文武百官们身上扫视而过。
  
  “这半年里,太子辛苦了,众卿也辛苦了。”
  
  “朕,和皇后,往返万里,其中辛苦,自不多言……”
  
  “可是,朕的心里是欣慰的,朕的心里是火热而温暖的……”
  
  “半年前,朕初闻西域遭遇大食和波斯联军偷袭,秦王率军杀敌,当时朕的心是慌乱,是不安的……”
  
  “众卿,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秦王率军攻克了波斯王宫,并且将波斯国王和大食王,尽皆带回了轮台城……”
  
  李世民的话,让文武百官们,齐齐都激动的瞪大了眼睛。
  
  毫无疑问,秦王殿下又胜了,而且还是大胜,不然的话,波斯国王和大食王,怎么可能会被带回轮台城。
  
  “众卿,从此往后,世上再无波斯王国和大食帝国,它们现如今,不过是大唐的附属国而已,秦王已经和它们各自的新任国王,签订了契约……”
  
  李世民说起秦王二字的时候,语气是非常之骄傲的。
  
  遥想当年,自己身为秦王时,是何等的意气风发。
  
  本以为,此生再也不能得见,新一任秦王诞生了,可是李根的表现,让李世民彻底改变了主意。
  
  而且这秦王也不是白给的。
  
  李世民自然有他自己心里的打算和小九九。
  
  (不剧透,坚决不剧透!)
  
  “大食和波斯,每年需要向大唐纳贡的金银财宝,数以万计……”
  
  李世民话音落地,群臣无不动容,一个个激动的给打了鸡血似的。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李世民微笑抬起双手,示意群臣安静。
  
  “众卿,朕,离开长安城的时候,曾经说过,要接朕的大皇子回家……”
  
  “今日,朕,把他接回来了,五年未见,他已经长大成人,五年时间,他为大唐呕心沥血,为朕,开疆拓土……”
  
  “朕心甚慰,朕心甚慰啊……”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状元学院出身的众官员,口号喊的震天响。
  
  他们的院长回来了!
  
  他们的恩师回来了!
  
  他们的精神支柱和信仰回来了!
  
  这半年来,他们时常聚集在一起,为院长祈祷和担忧。
  
  每每回想起学院的点点滴滴,和院长如今生死未卜,众人无不泪流成河。
  
  没有院长,就没有他们的今天。
  
  没有院长,他们的人生注定是平淡和灰暗。
  
  院长率军攻打波斯,他们在长安城却无能为力,心中只有不断的为其祈祷和祝福。
  
  李世民对着李根微笑着招招手,李根迈步走到了父皇的身边。
  
  如今李根的身高,已经几乎和李世民一致。
  
  原本相貌便极为相似,二人站在一起,若不是李世民一身龙袍的话,远远看去,很难让人分辨真伪。
  
  “众卿,这就是朕的大皇子,今日,朕将他带回来了……”
  
  房相杜相,魏征,马周等人,看到那张曾经稚嫩的面孔,如今俨然已经褪去了青涩和稚嫩,有的只是一种成熟和沉稳,还隐隐透露着上位者的气息。
  
  呼!
  
  一干状元学院出身的官员,齐齐激动的热泪盈眶。
  
  更有甚者,已经开始豆大的眼泪滚落下来。
  
  “恭迎秦王殿下,回宫……”
  
  “恭迎秦王殿下,回宫……”
  
  “恭迎秦王殿下,回宫……”
  
  百官的呐喊,一浪更比一浪高,让李世民多少有些吃味。
  
  这明显的,比恭迎陛下和皇后娘娘回宫的动静大啊!
  
  李根微笑着,逐一扫视文武百官。
  
  赵新,刘强,杜涛,冯磊……
  
  一张张熟悉的脸庞,出现在李根的视野里。
  
  当年状元学院的一干少年,如今竟然有这么多,已经身居高位。
  
  李根欣慰的点点头,心里由衷的为他们,感到高兴和自豪。
  
  杜相身旁的应该就是房相吧,原来是他,李根微笑着对着房相点点头。
  
  这位可是老熟人了,九年多前,就是他和李君羡,跟随父皇来到蓝田县的李家庄,自从那次一面之缘以后,从此再也无缘得见!
  
  难怪自己在长安城的时候,每每提起去拜访房伯父,房遗爱就百般推脱。
  
  原来真正的原因在这里,自己一旦见到房相,真相早就大白于天下了。
  
  房相也微笑着点点头,事到如今,再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魏征,马周,柴绍……
  
  李根逐一对着群臣微笑示意。
  
  当看到李孝恭和李道宗的时候,李根更是郑重的点点头。
  
  李根初来长安城,第一次求人帮忙是求的程咬金。
  
  第二次求人帮忙,就是求的河间郡王李孝恭。
  
  现在想来真是可笑啊!
  
  自己都是求他们帮助自己的父亲。
  
  早知如此,他就是大唐天子,自己何必如此耗费心机。
  
  如今想想,还真是脱裤子放屁,多了一道手续!
  
  李根看着自己的一干学生,都激动的热泪盈眶,自己何尝不是内心澎湃如潮。
  
  眼下不是叙话的场合,李根只能对他们报以灿烂的微笑。
  
  “众卿,暂且去显德殿稍候吧。”
  
  “朕和皇后,带领秦王去介绍给宫中诸妃嫔,皇子和公主认识。”
  
  “稍候,朕在显德殿大摆筵席,为朕的大皇子,接风洗尘!”
  
  “臣等,谨遵陛下口谕!”
  
  李世民话音落地,群臣纷纷施礼,在房相杜相的带领,转身往显德殿而去。
  
  “承乾,还不过来见过你大哥……”
  
  李世民看着愣在原地的李承乾,微笑着开口说道。
  
  “李根见过太子殿下……”
  
  李世民话音落地,李根率先施礼说道。
  
  “大哥,不必多礼!”
  
  “父皇能接大哥回宫,真是太好了,今日得见大哥平安归来,承乾这心里也算是踏实了……”
  
  李承乾明显言不由衷的话,让李世民和长孙皇后都感到尴尬。
  
  他们自己的孩子,自己最清楚,承乾一撒谎,就会脸红,这是多年的毛病了。
  
  不过,李世民和长孙皇后,自然不能揭自己孩子的短。
  
  不管如何,承乾这番话,场面上也算是过得去。
  
  “多谢太子殿下挂念,大哥有父皇派去的四位大将军护佑身边,一般宵小,根本近不了大哥身前五步……”
  
  李世民闻言,龙颜大悦的点点头。
  
  还是李根会说话啊!
  
  虽然自己派程咬金,尉迟恭,秦叔宝和苏定方前往西域,确实交代过他们务必要保护好大皇子。
  
  可是,这话从李根自己口中说出来,那意义则大不一样了。
  
  “承乾,最近半年,朝中可有大事发生?”
  
  “回父皇的话,自从父皇和母后去了西域之后,朝中一切事宜正常,并无任何大事发生。”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这半年真是辛苦承乾了。”
  
  李世民龙颜大悦的开口说道。
  
  “父皇言重了,儿臣身为太子,为父皇处理政务,乃是天经地义之事……”
  
  李世民闻言,心里感觉有些不大对劲!
  
  怎么为父皇处理政务,就成了天经地义之事了?
  
  这孩子有点飘啊!
  
  “陛下,皇后娘娘,后宫嫔妃和皇子,公主,已经齐聚立政殿了……”
  
  李根听着声音熟悉,抬头望去,果然是内侍总管李德禄。
  
  “臣,李德禄,恭迎秦王殿下回宫!”
  
  “李总管,多年不见,没想到你还认得本王。”
  
  “秦王殿下真会开玩笑,陛下诸多皇子中,殿下是最像陛下的,如今更是有了陛下当年几分风采,陛下盼望这一日,可是期盼已久了……”
  
  “殿下,您是不知道啊,当陛下听闻殿下,带领大军浴血杀敌的时候,陛下的眼泪当场就滚落下来了……”
  
  “臣,跟随陛下多年,第一次见陛下如此伤心难过……”
  
  内侍总管李德禄的话,立即让李根红了眼眶。
  
  “父皇,都是儿臣不好,儿臣让父皇担心了……”
  
  “德禄,过去的事,还提它做甚,就你多嘴!”
  
  李世民言语颇有责备之意,心里则是非常赞许的。
  
  “根儿,走,跟父皇和母后,去见过诸位妃嫔,也认识一下,你的诸多弟弟和妹妹们……”
  
  一刻钟后,天子座驾,停在立政殿外。
  
  李根也骑乘青雅马,在立政殿外,翻身下马。
  
  李世民和长孙皇后,并肩往立政殿而去。
  
  李根和太子李承乾,晋王李治,晋阳公主李明达,紧随其后。
  
  “臣妾,参见陛下,参见皇后娘娘!”
  
  “儿臣,参见父皇,参见母后!”
  
  李世民和长孙皇后踏足立政殿,众妃嫔和皇子,公主,纷纷施礼参拜。
  
  李根抬头望去,这一大家子,真可谓是人满为患啊!
  
  立政殿,李根曾经来过一次。
  
  那次科举考试,最后一场试策考试,李根走出贡院考场后晕倒在地。
  
  就是被程处默,背到这立政殿里。
  
  如今偌大的立政殿中央,站满了妃嫔,皇子和公主。
  
  足足有四十人之多。
  
  果然是家大业大啊!
  
  众妃嫔由长孙皇后为李跟逐一介绍。
  
  “淑妃娘娘……”
  
  “阴妃娘娘……”
  
  李根微笑着,对每一位长孙皇后介绍的妃嫔,施礼参拜。
  
  李根阳光般灿烂的笑脸,加上他和李世民有太多神似之处,让众妃嫔都是倍感亲切和好感。
  
  难怪陛下会封其为秦王,就这副模样,活脱脱就是年轻时的陛下。
  
  众妃嫔想当然的,纷纷猜测着。
  
  众妃嫔逐一介绍完毕,皇子公主们,就无需逐一介绍了。
  
  李世民拉着李根的手,走到众皇子和公主面前,开口说道。
  
  “这位就是你们的大哥,父皇和母后,亲自去西域之地将他接回来的。”
  
  “这些年,你们大哥一直在为大唐,为父皇,守护西域,守护大唐!”
  
  “就在一年多前,他亲率五千精兵,大破吐谷浑,半年多前,更是带领大军,全歼来犯的大食和波斯二十五万联军……”
  
  “父皇,之所以封其为秦王,因为你们的大哥,确实非常了不起啊!对得起这秦王的封号!”
  
  “他的所做所为,乃是你们的典范,父皇希望,你们都能向他学习……”
  
  “过来,见过你们的大哥!”
  
  李世民话音落地,诸皇子和公主,纷纷施礼说道。
  
  “见过皇兄……”
  
  李根热情的跟诸位弟弟,妹妹们,打着招呼。
  
  有稚奴和小兕子,充当介绍人,立政殿瞬间一片兄友弟恭的气象。
  
  让李世民颇为满意的点点头。
  
  在李世民的授意下,内侍总管李德禄,很快便让内务府的内侍,来为李根裁量了身体。
  
  “明日一大早,朕要看到朕的秦王,穿上王服!”
  
  李世民的话,让内务府的内侍,一口应允下来。
  
  今晚就是彻夜不眠,也必须把这身王服给赶制出来。
  
  李世民带领李根和李承乾,往显德殿而去。
  
  “陛下,带来的工匠们都已经安排好了。”
  
  听了李君羡的话,李世民满意的点点头,继续往显德殿而去。
  
  那些从轮台城带来的工匠,可都是宝贝级的工匠,李世民必须好好利用起来。
  
  “臣等,参见陛下…”
  
  “参见太子殿下…”
  
  “参见秦王殿下…”
  
  李世民带领李承乾和李根,踏足显德殿。
  
  这一次,李世民坐在了阔别半年已久的龙椅之上。
  
  李承乾和李根,则被李世民赐座左右。
  
  “众卿,朕的大皇子回宫了,大皇子今年已经整整二十岁,眼下还缺少一位秦王妃啊……”
  
  李世民话音落地,群臣便纷纷跟打了鸡血似的,开始各自推荐自家的女儿或者侄女,外甥女等等。
  
  就连房相杜相等人,也不能免俗。
  
  谁都知道,未来的秦王妃,很有可能就是未来的后宫之主。
  
  “陛下,臣长女魏芬芳,相貌不说是沉鱼落雁,那也可称之为闭月羞花!自幼便爱慕秦王殿下才华,至今闺房里仍悬挂着,秦王殿下的那首春天花月夜,每日晨起和入睡前,必定吟诵三遍,芬芳,年芳二八,已过了出阁的年纪,提亲者将魏府门槛都踏破数次了,小女一直爱慕秦王殿下,坦言非秦王殿下不嫁……”
  
  “哦……”
  
  李世民听完魏征的话,瞬间来了精神。
  
  “陛下,臣有一女生得那才一个貌美如花,最重要的是,臣的女儿年轻啊,今岁刚刚到了豆蔻年华……臣以为,小女和秦王殿下,郎才女貌,乃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陛下,臣的外甥女,那才叫一个知书达礼,内秀慧中,秦王殿下乃是国之大才,需要的,就是臣外甥女那样的贤内助……”
  
  显德殿里,因为李世民突然要为秦王挑选秦王妃,热闹的跟菜市场一样。
  
  李世民龙颜大悦的,听了足足有半个时辰之久。
  
  显德殿方才消停下来。
  
  “根儿,意下如何?”
  
  李世民微笑着看向李根,开口询问道。
  
  “儿臣,仅凭父皇和母后做主。”
  
  “善,大善……”
  
  李世民龙颜大悦的点点头,开口说道。
  
  “众卿,晚间,将你们各自举荐的女子,全部带到立政殿,朕和皇后亲自为秦王挑选秦王妃……”
  
  “时间紧急啊,今晚就让他们洞房……”
  
  李世民话音落地,显德殿一片安静。
  
  这也属实太离谱了。
  
  那有这样神速的?
  
  完全不按照规矩和礼仪来啊?
  
  您这可是再为秦王挑选秦王妃啊?
  
  不是去平康坊,寻那一时半刻的云雨之乐。
  
  再说了,挑选秦王妃这么大的事情,岂能如此儿戏?
  
  当晚就同房?
  
  这话若不是从李世民口中说出来,换做另外一个人,早就被口水给淹死了。
  
  “众卿,事有轻重缓急,朕,之所以如此着急,因为事关秦王生母,贵妃迁坟一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