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宜小说 > 大唐:开局把李世民当亲爹 > 第一百六十章绝处逢生,果然,历史都是靠人来改变的

第一百六十章绝处逢生,果然,历史都是靠人来改变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一百六十章绝处逢生,果然,历史都是靠人来改变的
  
  最终前来报到的学生,高达二千二百余人。
  
  管理这么多的学生,实在是一件让人无比头疼的事情。
  
  毕竟这些学生,和前两届学生不同,这里面年龄最大的已经年过三十,甚至接近四十岁,最小的也有十七八岁了。
  
  幸好有程咬金三位大将军在,陛下也派来了近百人的禁卫军。
  
  但凡有违规违纪,调皮捣蛋,不服从管理者。
  
  程咬金始终秉承,棍棒底下出好学生的原则。
  
  下手那叫一个狠啊!
  
  不打到屁股开花,决不罢休!
  
  让程处默和程处亮,深切的感受到,原来老爹还是心疼他们的,以前胖揍他们,都是手下留情了。
  
  每当这个时候,李根总会挺身而出,秉承以德服人的原则。
  
  已经被打的皮开肉绽,奄奄一息的操蛋学生,此时立即变成了乖宝宝。
  
  对李根的话,言听计从。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程将军,放下军棍吧,给他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程咬金的杀威棒,起到的效果,绝对是杠杠滴。
  
  学院一切开始步入正轨。
  
  在学院纪律的约束之下,在李根和众多老师的教导下,齐聚一堂的各地学子,开始树立起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这一年,有几个令李根特别高兴的消息。
  
  母亲又有了身孕。
  
  这让李根对父亲的敬仰,宛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更似那黄河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拾。
  
  小花和小白,各自产下十二只小狗崽。
  
  这让从赵四口中得知消息的李根,也非常欣喜。
  
  小黑和小黄,也真他娘的猛啊,竟然能够全部一发中十二。
  
  ……
  
  一转眼,时间到了贞观四年。
  
  上元节过后,杜荷突然急匆匆的赶到学院。
  
  “大哥,发生何事?”
  
  看到杜荷一脸悲痛之色,李根关切的开口询问道。
  
  “七弟,家父病危,太医署的太医也束手无措,大哥实在没有办法,求七弟想想办法……”
  
  李根闻言脑袋轰的一下就炸了。
  
  贞观四年,历史上一位良相不幸病逝,此人正是杜如晦。
  
  李根未曾学过医术,能救活处默的母亲孙氏,纯属是运气使然,后世学到的急救知识,让他在关键时刻,救了孙氏一命。
  
  “大哥,先莫要着急,我这就陪你去看看伯父。”
  
  李根跟孔颖达交代几句,便策马奔腾,和杜荷直奔长安城而去。
  
  这一切自然躲不过,李世民安排的耳目,百骑司暗探,立即将消息传到皇宫里面。
  
  对于杜如晦病重,李世民是非常难过和伤心的。
  
  玄武门之变前,正是杜如晦和房玄龄装扮成道士,被尉迟恭带进了秦王府。
  
  也正是在那日,一番精心谋划以后。
  
  才有了今日端坐在龙椅之上的李世民。
  
  毫不夸张的说,杜如晦乃是真正的从龙之人。
  
  “君羡,根儿真被杜荷带去杜府了?”
  
  “陛下,大皇子刚刚进入杜府不久。”
  
  李世民欣喜的点点头,太医署的太医人人束手无措,孙真人又不在长安城。
  
  李世民还真希望,李根能够再次带给他一个奇迹。
  
  “伯父,您好好养病,晚辈一定会尽力而为的……”
  
  看着脸色蜡黄,已经在咳血的杜如晦。
  
  很难想象,年近四十六岁的他,竟然会苍老成这般模样。
  
  “蓝田侯,老夫怕是命不久矣,老夫生平未曾求过任何一人,今日恳求蓝田侯。若是日后杜构和杜荷,遇到难处,还请蓝田侯关照一二……”
  
  杜如晦拉住李根的手,颤巍巍的开口说道。
  
  “伯父言重了,晚辈和杜荷乃是八拜之交,日后自然互相扶持。”
  
  “伯父,请放心,晚辈这就回去想办法……”
  
  回去的路上,李根心情非常沉重。
  
  一代名相,即将陨落。
  
  即便是他和杜荷没有任何瓜葛,也会为此感到可惜。
  
  如今更是悲伤不已。
  
  遥想三年前,自己初入长安城,是杜如晦派杜荷送来了书籍,以供自己学习课业,备战科举考试。
  
  咳嗽…
  
  痰多…
  
  如今更是带着血丝。
  
  李根脑海里一遍遍的在思索这是什么病症。
  
  骏马刚刚驶出长安城,李根抬头看到了自己的庄园。
  
  肺病?气疾?肺痨?
  
  李根突然急匆匆的往庄园而去。
  
  眼下也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能否奏效,一切全看运气和天意了。
  
  “陛下,大皇子往庄园方向而去了。”
  
  “哦,莫非根儿真能医治杜相之顽疾?”
  
  李世民兴奋的站起身来,激动的在御书房来回踱步。
  
  “陛下,要不要去庄园,亲自看一看?”
  
  听了李君羡的话,李世民思索良久,摇摇头开口说道。
  
  “罢了,罢了。这个时候,还是不要打扰根儿了,或许,他现在正在配药的关键时刻。”
  
  “若是我们去了,反而让他分心。”
  
  庄园门口,护卫看到李根策马而来,立即上前迎接过去。
  
  “侯爷,您回来了。”
  
  李根点点头,开口询问道。
  
  “庄园里,都有谁在?”
  
  “回侯爷的话,赵管家在庄园里面。”
  
  李根刚刚翻身下马。
  
  四只狗狗,风一般的从庄园里跑了出来。
  
  “小黑,小白,小花,小黄,我也很想念你们啊……”
  
  李根蹲下身子,一一抚摸它们的脑袋。
  
  欢喜的四只狗狗,使劲往李根身上蹭,蹭了李根一身狗毛,还不罢休。
  
  李根顿时满脸黑线,这他娘的,是准备蹭出火花的节奏吗?
  
  呜呜呜,呜呜呜…
  
  一群小狗狗,都从门口爬了出来。
  
  赵四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劲,一路跑到门口,方才发现原来是侯爷回家了。
  
  难怪大狗和小狗,通通往庄园外面跑。
  
  看到这二十四只小狗狗,李根心情豁然开朗了许多。
  
  人生本无常,生命有延续!
  
  眼下,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赵四,带人去去杀一头猪,猪血全部留下,记住以后所有的猪血,都要留下。”
  
  “还有去东西市场看看,有没有卖梨的,若是有的话,不管价格多贵,买它一篮子回来。”
  
  听到李根的吩咐,赵四立即领命而去。
  
  “大孙子,你还知道回家啊?爷爷都快闷死了。”
  
  “你这来了,又是杀猪,又是买梨的?莫非是学院膳食非常不好?”
  
  李渊大踏步的从房间里出来,微笑着开口询问道。
  
  “爷爷,孙儿不是嘴馋了,学院里的膳食也非常好。”
  
  “杜相病重,太医署的太医都束手无策,杜荷找到了我,我也只好试试,能不能治好杜相的顽疾了。”
  
  “哦……”
  
  李渊听到李根的话,瞬间来了精神。
  
  杜如晦病重的事情,李渊已经从李世民口中得知了。
  
  既然太医署太医都束手无策,接下来只有一个结果。
  
  那就是等着安葬即可!
  
  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李渊双眼火热的看着自己的大孙子,在他身上,李渊仿佛看到了长生之道。
  
  别人的命,他都可以出手相救。
  
  到时候,自己一旦快要一命呜呼的时候,李根岂不是更加上心。
  
  太极宫,御书房里。
  
  李君羡再次来报。
  
  “陛下,大皇子让人杀了一头猪,只要猪血。”
  
  “而且派赵四,前往东西市场采购梨子。”
  
  猪血?
  
  梨子?
  
  这玩意,八竿子也打不着,杜如晦的病症啊!
  
  李根这猪血和梨子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李世民的好奇心,被彻底勾搭了起来。
  
  “君羡,这个时候,春梨还未上市吧?去温汤监哪里,取些梨子送与赵四。”
  
  李君羡恭敬的领命而去。
  
  庄园里的丫鬟们,看到侯爷回来,个个都开心的不得了。
  
  端茶倒水,伺候的非常好。
  
  人人都想着,晚上能给侯爷暖暖床呢。
  
  春梅和春兰,更是使出浑身解数,将美味佳肴,炒出了新花样。
  
  一盘盘精致的菜肴端到桌子上,让李根都不得不赞叹,这真是青出于蓝胜于蓝的节奏。
  
  女孩子的心,果然是细腻的,她们能在炒菜中,不断变换花样。
  
  猪血全部撒上盐粒给存了起来,四个大猪蹄子,全部炖在了锅里。
  
  李根最喜欢啃猪蹄,这是人人尽知的事情。
  
  “爷爷,您也来一个…”
  
  炖好的大猪蹄,被端到了桌子上。
  
  李渊毫不客气的,抱住一个啃了起来。
  
  李根啃着猪蹄,想起乐乐和武曌,剩下的两个再也啃不下去,于是吩咐春梅和春兰,等猪蹄凉了以后,再装进食盒里面。
  
  “侯爷,梨子买回来了。”
  
  赵四拎着,李君羡从皇宫带出来的梨子,返回到庄园里面。
  
  此时李根也吃饱喝足了,一个猪蹄进肚,浑身也感觉力量满满。
  
  李根让春梅和春兰,跟着自己在厨房里面。
  
  忙活了整整一个下午,梨糖膏也熬制出来了,春梅和春兰,也掌握了基本的技巧。
  
  接下来,炒猪血就比较简单了。
  
  和炒菜没多大区别,不过是注意火候掌握而已。
  
  “赵四,你去府里一趟,若是老爷在府里,告诉老爷不要再出门了,等下和我一起去杜府一趟。”
  
  赵四闻言心里一惊,应允一声,立即翻身上马直奔长安城而去。
  
  “陛下,大皇子要去安善坊的府邸,说是和您一起去杜府,看来大皇子配制药方成功了……”
  
  李世民听闻李君羡的奏报。
  
  那还犹豫啥,赶紧滴,麻溜滴行动起来吧!
  
  于是带上长孙皇后和李治,直奔安善坊的府邸而去。
  
  同时派人去杜府传信,切莫让下人看到陛下和皇后娘娘而惊惶失措。
  
  李世民也是太难了。
  
  为了演戏,时不时都得费心还要费力。
  
  庄园里。
  
  李根翻身上马,春梅将食盒递给了过来。
  
  “春梅,若是宵禁后半个时辰,我还没有回来,今晚就是住在长安城的府里了,明日一早再返回。”
  
  李根话音落地,便策马奔腾出庄园。
  
  四只狗狗和众多小狗狗,尽管十分不舍的主人离开,可是也只能无可奈何的看着主人渐行渐远!
  
  “父亲,母亲。孩儿回来了……”
  
  踏足安善坊的府邸大门,李根爽朗的声音,让李世民和长孙皇后,都快步走了出来。
  
  “哥……”
  
  一位快两岁的小男孩,一摇三晃的奔向李根。
  
  “固儿,都长这么大了……”
  
  李根放下食盒,伸手将弟弟抱了起来,然后原地转了几个圈。
  
  开心的小家伙,咯咯直笑。
  
  “固儿,快点下来吧,你哥一路骑马而来,肯定累坏了。”
  
  李世民和长孙皇后,都微笑着开口说道。
  
  “嗯。父亲,母亲,孩儿知道了。”
  
  小家伙乖巧的点点头。
  
  为了不泄密,自从李治会说话起,李世民和长孙皇后,一直让他称呼父亲和母亲。
  
  “哥,这里面装的什么好吃的?”
  
  刚刚落地,小家伙便一脸喜悦之色的,盯住了食盒。
  
  “固儿,这是哥给杜伯伯准备的,医治病症的食疗之物。”
  
  “来,今日就给你几块梨糖膏尝尝。”
  
  李根打开食盒,取出几块梨糖膏,放在弟弟手心里。
  
  小家伙,直接放进嘴里一块。
  
  很快,便幸福的眯缝起眼睛。
  
  “真甜,真好吃耶……”
  
  “根儿,你知道,杜相病重之事了?”
  
  李世民揣着明白装糊涂,演戏那叫一个顶呱呱,大唐得亏没有奥斯卡影帝奖,否则小金人非李世民莫属。
  
  “父亲,今日早间,杜荷去学院,孩儿方才得知此事,孩儿跟随杜荷去了杜府,杜伯伯身体状况非常不妙。”
  
  “父亲,母亲,咱们一起去杜府一趟吧!”
  
  李根之所以,如此做。
  
  自然有他自己的考虑,若是这猪血和梨糖膏的食疗之法,能让杜相病情有所缓和或好转。
  
  杜府这个人情算是欠定了,若是再往好处想想,万一杜相身体真恢复过来了。
  
  以后朝堂之上,他肯定会全力庇护父亲。
  
  李世民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李根肯定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
  
  李世民和长孙皇后,也准备了礼物。
  
  前往探视病人,哪里有空手而去的。
  
  于是一家人,坐上马车,直奔杜府而去。
  
  ………
  
  “杜伯伯,现在感觉如何?”
  
  杜如晦一口气吃掉了一盘清炒猪血,然后又口服了几粒梨糖膏。
  
  “蓝田侯,老夫觉得那种上不来气的感觉,有所缓和……”
  
  李世民和长孙皇后满脸震惊之色。
  
  李根闻言则瞬间喜出望外。
  
  如此看来,杜相的病症,真有治愈的可能。
  
  “杜伯伯,以后切记,不可再饮酒了,身体尚未康复前,一滴酒都莫要再饮,即便是茶水,近期也莫要再喝了,平日里多喝些白开水……”
  
  “还有,若是起风的日子,前往莫往外面吹风,即便是家里的门窗也要关起来……”
  
  “房间里面,莫要再点木炭,更不要点煤炭,厨房千万莫入,辛辣食物一概忌口……”
  
  “最关键的一点,伯父所用碗筷,每日需要用滚水煮过以后方可使用,伯父所用的碗筷和器具,需要单独存放,伯母和两位哥哥,切莫使用伯父用过的碗筷和器具……”
  
  “为了安全起见,即日起,就闭门谢客吧……”
  
  李根神色郑重的叮嘱一番,杜如晦和夫人,以及杜构,杜荷都频频点头,彻底记在心里。
  
  “杜伯伯,以后每日晚辈会让人,送这些食疗之物过来,杜伯伯吉人天相,为大唐可谓是呕心沥血,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李根起身告辞,和父母一起离开杜府。
  
  杜如晦坚持想送,被李根微笑着谢绝了。
  
  杜构和杜荷,代表父亲,将众人送到府外。
  
  李根怀抱弟弟,和父母一起登上马车,离开了杜府,往安善坊而去。
  
  回到安善坊的府邸,宵禁的鼓声尚未响起。
  
  李根思虑再三,决定还是返回庄园。
  
  如此,明日一大早,便可立即赶会学院里面。
  
  李世民闻言甚是欣慰,自己这儿子,一心都用在为他培养人才上。
  
  第二日一大早,李根策马扬鞭,直奔终南山而去。
  
  来到学院,回到房间,看到乐乐和武曌,将食盒递了过去。
  
  两个小丫头,最喜欢啃凉的猪蹄,说这样才劲道,有有嚼头。
  
  果然,打开食盒一看,两个丫头,立即一人一个,美滋滋的抱住猪蹄啃了起来。
  
  李根微笑着,离开房间,前方学堂授课!
  
  ………
  
  一个月后。
  
  杜荷再次策马奔腾而来。
  
  “七弟,父亲身体状况大好,如今半夜里已经不咳嗽了。”
  
  “气色恢复了正常,身体也有了力气。”
  
  李根看着一脸喜悦之色的杜荷,心里也非常开心。
  
  只要杜伯伯无恙,自己这位结拜大哥,就不会轻易站队到太子李承乾一方。
  
  也不会导致杜府最后的惨剧发生。
  
  历史都是靠人来改变的,此言果然甚有道理。
  
  “七弟,父亲不想继续在家调养,执意要参加朝会,母亲不放心,所以让我来问问七弟的意思。”
  
  “大哥。杜伯伯关心国事政务,实乃百官之典范。不过还是身体要紧,若是杜伯伯执意上朝,不如先让太医署的太医诊断一番,看看伯父具体恢复的如何……”
  
  杜荷返回长安城,和哥哥杜构一起,去了一趟太医署。
  
  自然这是经过李世民允许过的。
  
  太医署太医前脚踏足杜府,李世民后脚便赶到了。
  
  李世民更是日夜牵挂杜如晦的身体康复情况。
  
  也想看看,自己的儿子,不用药材,到底能否让杜如晦,彻底康复过来。
  
  太医署为了稳妥起见,此次来了三名太医,包括孙思邈的徒弟,高太医都随同而来。
  
  一番仔细的检查过后,三位太医,齐齐目瞪口呆。
  
  没天理啊?
  
  让他们束手无策的顽疾,竟然不治而愈了?
  
  因为整个杜府,都闻不到,哪怕是一点点草药的味道。
  
  “恭喜杜相,您的身体已无大恙,眼下看来,与常人无异!”
  
  李世民的表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